清流|影视业税收自查自纠“众生相”:有人缄默有人观望

清流|影视业税收自查自纠“众生相”:有人缄默有人观望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刘培

编辑|赵妍

因税收补缴政策而笼罩在影视行业的舆论热浪,经过数周的酝酿,悄然退潮。

这场原本被视为“一刀切”、囊括全影视行业的税务补缴政令,似乎出现松动迹象:补缴税收的工作指向性明确,高收入的大流量明星工作室被确立为重点稽查对象。据悉,如今国家税务总局约谈的第二批名单已经约谈完,第三批名单也已经开列,被列在重点名单的工作室正在自查自纠税务申报补缴中。

网易清流工作室12月6-7日走访全国最早开展影视优惠扶持的上海松江区多处影视产业园,发现影视税改令从正式颁布到国税总局约谈重点客户,挂靠在产业园的企业组织,在观望与焦虑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周。

“你们不是重点稽查对象,年流水在5000万元以上的明星工作室才是”。一家产业园的政府管理人员李明(化名)隔着电话向一家年流水在2000万元的影视工作室称。

影视行业的税收补缴,始于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爆出“阴阳合同”事件,随后发酵,由对明星个案的处理延展到对影视行业的整顿。此项税改的关键是影视工作室依据新的查账征收政策,要求所有影视工作室对过去核定征收 “低税率下”三年收入,补足新的征税份额。

根据网易清流工作室从多方了解,明星工作室之前按照个体工商户,对个人所得税方面实行核定征收(不同影视园区执行标准不一,个人所得税最高为3.5%,增值税最高6%,征收比例最高为10%左右),而改为查账征收,缴纳20%-40%不等的个人劳务报酬税率。

税令的调整,带来最为直观的效果是,许多工作室将面临补缴一笔不菲的金额。以一部影视剧为例,根据缴纳税率粗略估算,如果明星工作室签约的片酬收入为1000万元,按照个人劳务报酬缴纳,需要补缴320万元的税收。而之前核定征收税率方式,个人所得税的核定征收比例约3.5%,加上增值税,那么工作室所缴纳的税务至多也不过100万元左右。也就是高收入人群的明星少缴纳税200万元左右。

巨额的资金填补政令,一时之间让所有影视行业工作室立于税补城门之下,备受煎熬。

挣扎与观望

11月28日,网络上曝光一份《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文件,该份文件称,税务总局下达浙江税务局,要求所有影视工作室展开税务自查自纠,影视圈的补税工作正式实施。“工作室需要按照2016年至2018年三年总收入的70%(最少)按个人劳务计算税款,需补缴费用和滞纳金”。

2014年在上海车墩影视城内注册成立工作室的法人赵德云(化名),在11月29日收到园区会计的电话通知。“税务局通知园区会计,没有任何书面文件,给他们一份这里开设工作室的税基,然后让他们手抄一份,通知那些在该园区内注册成立的工作室。”

上海车墩影视城,是上海松江区仿照民国时期上海风格建造的拍摄基地,也是中国十大影视基地之一。影视城内一栋三层的联排房子,是上海叁零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亦是上千家影视公司的注册地址。

清流|影视业税收自查自纠“众生相”:有人缄默有人观望


赵德云从管理上海叁零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会计那里收到的税收公式是:如果一家工作室,三年生产经营所得合计600万为例,给定的税基为240万,需要缴纳补缴的税为:240万*70%*【40%*(1-20%)-3.5%】-7000。(其中40%为劳务报酬征收比例,20%为被扣除的费用,3.5%指此前已缴纳的个人所得税)

这意味着,许多和赵德云一样开设影视工作室的的小额纳税人,假定每年流水为200万元,过去三年要补缴的税额为48万元。

这个最终补缴的税率和《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披露的税收征税计算方式相似,最终补缴税款占到过去三年总收入的20%左右。

不过,和横店披露内容的最大差别在于缴纳税基的不同,在上海叁零产业园的工作室的纳税基础不是国税总局下达的过去三年收入的70%征收,而是要低于过去三年的收入。“这个税基多少, 我们并不清楚制定的标准。”赵德云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

此项政策,结合10月8日国税总局下发文件——明确自查自纠的情况涵盖影视所有行业,包括影视制作公司、经纪公司、演艺公司、明星工作室等影视行业企业和高收入影视从业人员,两份文件相互参证,被视为影视行业的全面整顿,在影视圈内掀起了滔天巨浪。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相关推荐
热图聚焦
精彩视频
热门推荐